我的音樂生涯

May 5, 2019

  

 

我對音樂的印象得從3歲說起,媽媽每週帶著我到Yamaha的團體班,記憶中的音樂課非常有趣,不僅是唱歌、打鼓、排音符豆豆還有彈鋼琴。但是從小起媽媽對我非常的嚴厲,每次排音符有錯誤,總是會受到逞罰。小時候的我不以為意,總覺得媽媽是隻母老虎。因此,我上課就會額外的小心遵循老師的教導,也因此學習的非常快。

一年後,我開始接觸了個別課(一對一鋼琴課)一週兩次,在鋼琴的學習方面進展特別快。當時媽媽已經幫我預設好未來的路了,那就是國小音樂班!媽媽開始打聽音樂系的老師們,在上小學前,拜師徒的旅程正式開始⋯

 

台灣的音樂特殊教育是從國小三年級開始,所有考音樂班的學生們在國小二年級前就需要準備考試曲目。當年報考的學童們超過兩百多位,入取名額只有3

 

0位。可說是相當的競爭!再來,入取分數和排名,完全是透明化的,關係到你選擇副修的順位,而每個樂器都有限定名額(因為學校樂團樂器配置的計畫),選不到心中所許的樂器,則需要決擇第二樂器,非常幸運的我以第五順位選擇到夢想的大提琴。 主副修是音樂班必要選擇之才藝,部份的學生是以鋼琴考進,少數同學則是其它樂器比如:小提琴或長笛⋯等等,而這些非鋼琴組同學的副修必然是鋼琴了,所以鋼琴是每個音樂系學生必修之樂器。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當初選擇了大提琴?沒什麼特別的,就只是我小時候長的特別高大,我的鋼琴老師就建議我選大提琴為副修,因為她非常喜歡大提琴那溫暖的聲音,這就是我與大提琴的緣分了。當然,我從來沒有後悔,反之I fell in love with Cello,因為有鋼琴的基礎,在學習大提琴的路上對我來說特別的容易。在加上先天的體型優勢,我更是得心應手。除了音樂班的課程(主副修、樂理、試唱聽寫、合唱和樂團⋯等等)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的啟蒙大提琴老師所舉辦暑假的大提琴夏令營。

 

大提琴夏令營(Cello House) 正隆龐大的團,學員有超過50位以上的大題琴學員,加上十幾位台灣知名大提琴家,時間為一個月的暑期訓練,individual lesson, chamber group and the cello orchestra. 每天有各式各樣的大提琴組課要跑。因此從小培養了對大提琴深厚的感情。在summer camp 當中,我學習的非常多,當時我是團員裡最小的一位。看著師長姐們的琴藝,和對音樂的那股熱情,深深的啟發我。讓我下定決心也要成為一位優秀的大提琴家。就這樣,連續參加了幾年,每次都是受益良多。

 

何謂音樂班學生的壓力?一年分成上下學期,每一學期有期初、期末考(期初考內容:所有音階、琶音和終止式和一首練習曲;期末考:兩首不同樂派曲目背譜)。這些包含主副修,兩種樂器四次考試。考試都是在大廳裡而且是開放給大家聆聽的。不意外地分數也是開放比較。

在這四年小學的音樂班訓練,讓我開始明白,要成為好的音樂家,首先要如何承受寂寞和與自己平靜相處。除了一般傳統小學教育課程,每天還有其它各種不同的音樂課程,每晚回家都是六點以後了,到家後除了學校功課,晚餐後還要騰出2小時練習主副修。我知道音樂班同學比非音樂班學生少了很多玩樂的童年,但是每當看著自己因為環境的壓力下琴藝長進,心中也得到了一些平衡,抗壓性也是慢慢地變高。

 

音樂班學生一貫走的路到了國中也不例外,經歷與國小類似的入學考試,再外加主副修和樂理和試唱聽寫⋯等。國中的學習更是多樣化,除了國小所有的課程外,又加了室內樂、傳統中國南北管音樂、藝術欣賞(包括畫家、舞蹈)⋯等。大量的參與不同的音樂會(Solo recital, Symphony Orchard, Chamber music or Opera...etc.)還有藝術展覽(畫展、雕刻⋯等等),然後寫心得報告。

 

想必這些是培養一位藝術家的必經過程。直到了高中的入學考,我想朝著演奏家的路線走,而考入了七年一貫制(高中到大學)Tainan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 這間學校按照歐洲音樂學院的傳統教育體系,培養許多優秀的音樂人才。當時我的主修大提琴老師,是位俄國人,莫斯科音樂學院、莫斯科交響樂團以及大提琴獨奏家。在他身上我學習到獨特的俄國風格的演奏,非常紮實精準的演奏技巧。不僅然我聯想著共產黨主義的精神,每個人專精於自己的領域,做好自己的本份。身為學生的我,本份就是如何安排好練琴的時間,再者如何讓自己在長時間的練習下,身體肌肉不受到傷害。

 

在這學校的考試表演更是不計其數,考試分為期初、期中和期末(期初考:兩組音階大小調,三個或四個八度,8音一弓,16一弓最後32音一弓,共拉三次,再來雙音音階4音一弓,3度、6度和8度,最後外加兩首練習曲;期中考:一組巴哈無伴奏;期末考:one show piece and one complete Sonata or concerto. 全均為背譜。  在高中大學期間我非常活躍的參與各種不同組合的室內樂,一學期至少參與三組以上的室內樂。即使這樣使我精疲力盡,但是我很享受不同的音樂,還有與不同人的合作經驗,我認為這時期是真正開始學習掌握自己的音樂風格,了解音樂的美妙,是我一輩子最美麗的邂垢,不像以前小時候的我活在音樂班家長們的較量下。

 

然而我跟其他同學不太一樣的是,高中開始就得要為經濟煩惱,需要用假日時間part time 教學賺生活費,看著其他同學不用為生活開銷煩惱自己心裡多少會有些抱怨,因此當時的我已經知道我非常珍惜在學校的每一刻,當著學生的幸福。在因緣際會下,學校裡的一位小提琴教授,認為我有非